不要让比特币成为常态化洗钱工具

  2017年5月12日20时左右,一款名为“WannaCry”(想哭)的勒索软件病毒在全球迅速蔓延,用户只要开机上网,主机就可能会被攻击并导致存储文件被加密,解锁的方法只能是以比特币形式支付赎金。短短24小时内,该病毒席卷全球超过150个国家,感染电脑超过30万台。全球多个高校校内网、大型企业内网和政府机构专网中招,造成严重的危机管理问题。中国也有部分Windows操作系统用户遭受感染。

  处于事件焦点中的,除了勒索病毒,还有比特币。这一“病毒敲诈”事件让比特币需求快速上升,拉动价格再创新高,从1月初的6000元/个暴涨至6月份的超过20000元/个,涨幅达300%之多。敲诈勒索病毒为什么选择比特币支付?勒索人为何如此自信在收款时不被追踪到,比特币会否成为未来常态化的洗钱工具?带着这些问题,今天,我们来讲一讲比特币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与反洗钱有什么关系。

  比特币有着颇具奇幻色彩的发展历史,它自2008年金融危机开始萌芽,当时各国为应对危机纷纷出台宽松货币政策,主权货币信用跌至冰点,信用货币的缺点暴露无遗。比特币就此诞生,与大多数主权货币不同,比特币不依靠特定货币机构发行,而是遍布世界各地、任何人都有参与权的比特币网络中的会员基于区块链作为支付手段,通过特定算法,应用挖矿、工作量证明、奖励机制等技术发行新币并使用整个网络中众多节点构成的分布式数据库来确认和记录所有的交易行为,并实现交易结算和清算。从比特币的性质来看,它具备黄金等一般等价物的特性,但非国家主权以信用背书,不具备法偿性和强制性。当前,比特币既可以购买一些虚拟物品,也可以兑换成一些国家的实体货币。

  而根据人民银行等五部委于2013年出台的《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 则明确了比特币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但作为一种互联网上的商品买卖行为,不干涉普通民众拥有参与,且风险自担。

  除了作为虚拟商品存在被爆炒的可能外,比特币一大风险隐患就是被用来洗钱。这与比特币的特性分不开。因为,比特币本身具有去中心化、非主权性、匿名性、便捷性等特点,犯罪分子可以直接利用比特币进行黑市交易、非法跨境转移资金、资助恐怖活动,而不被侦查和追踪,犯罪所得的比特币甚至不用“洗白”就可以方便地重新参与流通。此次黑客制造的病毒勒索软件,选定比特币进行赎金结算,也正是因为比特币的匿名性使得勒索收款无法被寻根溯源地追查,勒索者在收取赎金环节的风险大大降低。

  那么,比特币是如何实现匿名交易呢?这就涉及到比特币钱包地址的生成机制。简单说,在比特币网络中,钱包地址这个概念相当于我们日常使用的银行账户,密钥相当于对应的账户密码,不同之处在于,除了用户对比特币协议的自律遵守比特币没有开户过程,不用通过身份认证,我们想要获取一个钱包地址非常简单,只要随机设置一串数字密钥,再用密钥生成钱包即可。由于这些钱包没有被实名登记,相当于我们可以生成大量没有真实用户的银行账号,甚至为每一笔交易生成多个钱包地址,加大追踪难度,以便有效藏匿财富。做个形象的比喻,比特币钱包一定程度上像“脑钱包”,它是这样运作的:首先,使用者想象一段文字,可以是任何东西,只有使用者知道;第二,用这段文字生成密钥;第三,用密钥生成钱包地址。因此,只要使用者知道那段初始文字,随时都可以再现出钱包密钥和地址,只要这段初始文字不泄密,那钱包对应的财富就是安全的,而不必需要银行卡、存折等。假设你是一个犯罪分子或洗钱人员,需要接受一笔汇款,于是你想象出来一段只有自己知道密语,并用该密语生成比特币钱包,然后将钱包地址发给对方,对方用人民币或美元兑换为比特币,再将这些比特币转入你指定的钱包地址,一次非法交易就完成了。在这个过程中,你是完全匿名的,惟一最重要的密语存在自己大脑中,不需要用虚假身份开户,并且随时可以兑现,更重要的是不会走银行结算体系。从这点来讲,比特币的确存在被犯罪分子利用为洗钱工具的天然条件。

  除了网络勒索外,洗钱、非法交易、逃避外汇管制等也利用了比特币的匿名性等特点。这里,再公布一个数字。2017年1月份我国外汇储备跌破3万亿美元,较2016年12月的3万多亿美元,减少123亿美元,较2014年6月份近4万亿美元,更是下降了25%,减少了差不多一万亿美元!

  外汇储备跌破3万亿关口更多的只是象征性意义,这也意味着人民币贬值的预期没有逆转,资本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仍然在流出,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巧合的是,这一走势与比特币市场价格变化几乎同步。这说明什么?当然是比特币与资本外流有着密切的关系,这也是为什么有人把比特币叫做“汇币”的重要原因。在人民币贬值的趋势下,换汇的压力很大,很多人都要把钱汇到国外去,但苦于外汇管制没有出路,而比特币恰好提供了一个平台,在国内买入比特币,在国外抛出换成美元,资金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出逃了。这种所谓的“汇币”行为,就是典型的洗钱活动。甚至有报道称,由于比特币可以在国际市场上交易,被一些人称为“换汇”的“地下高速公路”。

  比特币涉嫌洗钱的新闻频频见诸报端,比特币洗钱风险受到各国政府的重视,一些国家对比特币流通采取了种种限制措施,与此同时,比特币交易平台作为比特币与法定货币兑换的枢纽,也被推到了反洗钱监管的风口浪尖。因为比特币洗钱者想要最终获得现金,很难绕过交易平台这一中介,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比特币的去中心化和匿名性,为防控和打击比特币洗钱活动提供了可能性和可操作性。

  2013年12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联合印发了《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通知》明确了比特币的性质,认为比特币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同时,《通知》里还明确提到,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以比特币为产品或服务定价,不得买卖或作为中间对手买卖比特币,不得承保与比特币相关的保险业务或将比特币纳入保险责任范围,不得直接或间接为客户提供其他与比特币相关的服务等等,五部委给比特币定了性,也为金融机构从事比特币交易划出了“红线”。

  为遏制比特币炒作及打击洗钱活动,2017年初,中国人民银行约谈国内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并关停杠杆配资业务,开始征收交易费并再次对投资者发布比特币投资预警。同时,人民银行也对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划定了几条红线:不得违规从事融资融币等金融业务,不得参与洗钱活动,不得违反国家有关反洗钱、外汇管理和支付结算等金融法律法规,不得违反国家税收和工商广告管理等法律规定。

  2017年7月1日起,反洗钱新规《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开始实施。任何无法证明资金合法来源、或难以证实资金实际用途的跨境大额现金转账交易都将被从严查处。新规要求金融机构既要在客户身份识别过程中采取合理措施识别可疑交易线索,也要通过对交易数据的筛选、审查和分析,发现客户、资金或其他资产和交易是否与洗钱、恐怖融资等违法犯罪活动有关。这也为全面规制比特币洗钱活动提供了法律支持。

  “欲知平直,则必准绳;欲知方圆,则必规矩。”从上述规制措施看,比特币监管规则正在逐渐形成,监管规制的核心和重点仍然是比特币交易平台,这不失为绕开无法直接监控比特币这一难题的权宜之策。规制比特币的战略方向既已明确,具体战术执行将成为关键。如何加强对比特币交易平台的监管,如何强化平台交易者的客户身份识别,如何分析、甄别比特币可疑交易并及时向监管部门报告?这一系列问题,将直接决定比特币平台监管的成效。

分享: